鳴海蒼石

*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。

*这是一辆开向悬崖的车。

*明唐真好呀。

(*´꒳`*)

-。

妖狐坐落在庭中樱树上。走廊拐角处远远传来脚步声,清脆悦耳的少女声交织着风铃,“今天怎么不见阿崽……哎呀,大大天狗大人”。妖狐倚在树上,半眯着一双狭眸,轻缓地摇着扇子,无人可见风情。

大天狗不是晴明家的,他是受博雅委托而来。

庭院里的樱花不知被晴明施了什么法术,四季都绽着花儿。樱树枝高,花瓣轻软如羽,大天狗不愿与晴明的小妖怪多言,闲暇时便飞上树梢,一脸严肃地思考妖生。久之,樱树上便成了特等席。

博雅从屋里出来,见大天狗坐在廊下吃了一惊。抬头望向樱树,一条白尾巴藏在花瓣中摇晃着,心下了然。博雅将曲谱交予他,又转交了晴明给的团子。

大天狗冷着脸咬着甜团子,抬头望向那条甩来甩去的毛绒尾巴,心尖忽而被勾得痒...

叶周//

等到蝉声稀疏响起,晚霞都沉入天际。屏幕中的人物没有移动半寸,手机依旧躺在腕边。距离自己发出的最后一条消息,已经过了四小时零八分。

周泽楷垂着眉梢,微微抿起嘴角。

唇边的烟味早已消逝的一干二净。

[壓切燭]保育員與黑道桑

※壓切燭

※超級短打

※日常溫馨AU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啊,長谷部!帥氣的大哥哥又來了!」

「光忠桑!今天又來接大俱利了嗎~」

光忠從車上落下腳來,漆亮的黑色皮鞋踩上平地揚起一片細微的塵埃。抬手正了正胸前的領帶,緩步走向亂成一團的保育員與孩子們,嘴角微微仰起一絲弧度來。

「混蛋小子,給我好好叫名字啊。喂,那邊的別衝過去!」

長谷部伸手攔住著急著向前衝去的白髮男孩,一邊沈默不語的栗色髮的孩子趁機掙脫出他的手臂,緊接著便是一群小孩子爭相著圍上燭台切,抓住他的褲腳與衣擺嚷著要玩遊戲。

被晾在一邊的保育員哥哥皺起眉梢,紫色的雙眸也瞇了起來,身後的孩子拽著他的圍裙不放。

「你們別盡是給光忠添麻煩!」

「哈哈哈,...

※壓切燭/へし燭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長谷部醒來時,床頭那隻焚了一半的香菸已經燃盡了。

為了盡量不驚動到枕著自己手臂熟睡的戀人,他伸出另一隻手摁亮了手機屏幕。睡眠還沒到兩個小時。

那上一半的香菸,兩小時前被他親手點燃。在與戀人分別一個月之久後,一場乾柴烈火的甘霖在所難免。回憶至此,他微微彎起嘴角。

時間推往八小時前,難得早退的光忠將文件匆匆塞入包中。

七小時前,光忠開著車一路飆速回家。

六小時前,光忠在門口停住了腳步,就著手機的內置鏡頭整理了頭髮。

打開門後,手腕被順勢拉過,隨即被壓在門板上動彈不得。對方因疲憊而皺緊的眉梢下,沉著(yu)望的紫眸在黑暗中熠熠生輝。

許久未做,乾澀的後(xue)哪怕...

※髭膝。

一如往常,當指尖從喉間滑過胸膛,他便細細顫抖起腰身來。低下頭撫摸著他修長的雙腿,在內側咬上了一圈齒痕留作印記。抬起頭來,目光穿過月光相對,參雜著曖昧與些許其他的情愫,琥珀色的眸光黏稠而甜膩,溫柔至極地從他的乳首上舔過。

「一期說,作為兄弟而言。我們似乎太過親密了⋯⋯」隨後伸出手指壓上他欲語的薄唇。

「可正因為是,我獨一無二的兄弟⋯⋯」

未完的話語被熱吻吞下,手臂環上脖頸,雙腿夾住腰間。

一地紅線散亂,拴上了小指後又斷的不知去向。

薄色的髮尾糾纏不清。

伴隨著聲息的是扣緊的十指。

[一カラ]沉淪於暮色。

※一カラ

※阿18,有玩具/捆綁/外出play。

※非常非常非常OOC。慎入。        

這篇起初只是一個簡短的腦洞,就是想寫一下肉。標題隨便取了一下…_φ(・ω・` 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已經…快要到極限了。

カラ松屏住呼吸,穿著短跟皮鞋的腳在地上跺了跺,努力地做出鎮定模樣。陣風掀起了他的米色風衣,大腿根部綁著一圈粉色束帶。

稍稍靠近,便能聽見他的身上卻傳來一陣細微的嗡嗡聲。明明是冬日,穿的並不厚實,額頭卻已覆滿了汗水,几縷劉海也黏在額前。

街旁的商戶陸續點...

[一カラ]鏡與唇膏。

※一カラ。

※OOC。

※腦洞的自我滿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六子還在唸書時的事情。

作為松野家的次子,カラ松不知何時有了「自戀癖」的毛病。一松是這麽稱呼的。

每天早晨對著鏡子照個不停,嚴重影響了兄弟們洗漱的時間。被大家抱怨了一通後,カラ松開始用起了手鏡。

只要看到他在照鏡子,一松的心底便無由來地騰盛起一股煩躁。

這家夥是女人嗎?

想起昨天晚上在家中,只剩他和カラ松時。

“餵,一松……”カラ松突然叫住了在角落裏和貓咪玩耍的一松。

當對方的視線冷冷地掃射過來時,カラ松縮了縮肩膀,語氣也開始吞吞吐吐。

“你知道,我的……鏡子,是怎麽回事嗎?”

邊悄悄觀察著自己...

神明啟示錄「壹」

※壓切燭/へし燭

※超幸運體質社畜x災難之神

※OOC的戀愛喜劇。寫著玩兒X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糟糕的一天。

長谷部這麽想到。

拖著沉重的步伐緩緩登上電梯,走到自家公寓前,然後掏出了鑰匙打開門鎖。很久沒有這麽疲憊過了。每天都是信心滿滿,精力充沛的前去上班。今天卻糟糕的不行,工作上的事務都搞得一團糟。

下班後,在上個星期五撞到了叼著麪包上學的女學生的那個轉角,突然踩到了一隻黑貓。那隻黑貓痛的大聲咪嗚了一下,但也沒有扑上来撓自己。反而自顧自地舔了舔受傷的尾巴,向前走了幾步,爾後停下,盯著長谷部看了一會兒。

黑貓預示著不幸。

長谷部突然想起了這句話。

搞...

© 鳴海蒼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