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总怀诗情与意。

鳴海蒼石

-。


妖狐坐落在庭中樱树上。走廊拐角处远远传来脚步声,清脆悦耳的少女声交织着风铃,“今天怎么不见阿崽……哎呀,大大天狗大人”。妖狐倚在树上,半眯着一双狭眸,轻缓地摇着扇子,无人可见风情。

大天狗不是晴明家的,他是受博雅委托而来。

庭院里的樱花不知被晴明施了什么法术,四季都绽着花儿。樱树枝高,花瓣轻软如羽,大天狗不愿与晴明的小妖怪多言,闲暇时便飞上树梢,一脸严肃地思考妖生。久之,樱树上便成了特等席。

博雅从屋里出来,见大天狗坐在廊下吃了一惊。抬头望向樱树,一条白尾巴藏在花瓣中摇晃着,心下了然。博雅将曲谱交予他,又转交了晴明给的团子。

大天狗冷着脸咬着甜团子,抬头望向那条甩来甩去的毛绒尾巴,心尖忽而被勾得痒痒。

大天狗再来时,晴明外出去了。博雅一人对弈,正两手各执黑白二子冥思苦想。天狗提着一盒吃食,从背后夹过博雅的黑子,又落在另一处。博雅又被吓了不轻,马尾都炸了来。大天狗拎着手上的食盒,语气清冷,回礼。

晴明抄完了大蛇家底,领众妖归来,院里骤然热闹起来。妖狐正举扇哄女妖们得了趣,一眼瞄见屋里那对黑翅膀,头上顶着昨夜被改成“宝贝儿”的名字,不动声色地往晴明身后躲了躲。

晴明倒坦然进屋,留下身后一片被改的乱七八糟的名字,拉着博雅不知说些什么。大天狗无人理会,此时转首,恰好对上妖狐的视线,得了对方一记展扇掩上半面的轻佻笑意。大天狗不由得捏紧了指间扇柄。



评论

© 鳴海蒼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