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总怀诗情与意。

鳴海蒼石

[尊禮]RainDay

短篇,之前寫的修改。
中學時期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春天戛然而止,五月初的雨季來的突然,打碎了樹梢頭凌亂的花,淋濕了放課後學生的包。

本該是晴空無雲的天,從遠方姍姍來遲的雲朵,鋪滿整片天空,猝不及防的拉開了雨幕,雨絲斜密交織成一張細密的網,籠罩了整座城市。教室裡炸開了鍋,隨著下課鈴奔走的學生,驚呼中不知是喜悅還是憂慮半摻。總之,友人共撐一傘,或著頭頂書包在雨中狂奔而去。

周防也是有朋友的,雖然或許並不知道朋友這個名詞的真實含義,也許是兩個突然來臨的少年讓他有些不習慣。

在門前拒絕了那個喚他king的少年遞來的雨傘,周防雙手插入褲袋,信步走入雨中。

外套不一會兒就濕了,冰冷的衣衫貼上灼熱的皮膚,並未帶來刺骨的寒意。比起那些毫無章法的雨點,落在身上的心煩。真正擾人心扉的是另一籌模糊的青。

只是想起就如此。

……令人心煩意亂。

雨季里,視野里僅剩下五顏六色的傘面,繁雜的色彩眼花繚亂。忍不住輕嘖舌聲。

雨點停止的突兀,頭頂上方支起一把傘。握著傘柄的手修長,意外的好看。

「什麼啊,是你啊」

「早上的天氣預報沒有休息嗎,明明給你發過消息了」

對方揚起了屏幕在周防眼前晃了晃。而後又想起什麼似的劃開界面,撥通了電話。  

「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……」  

「終端……沒帶」

最終周防還是老老實實的說出了口。

「……」

像是習以為常的,宗像對他皺了皺眉梢,張了張口復又抿緊。

怎麽?連抱怨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嗎。

周防好整以暇的仿佛看戲般,被打濕的落魄感也隨之泯滅。

宗像額前蹦出了#字,扶了扶眼鏡斜飛在風中凌亂。

那你就一個人回去吧。  

「啊…性格真差勁」

「哼,真不想是從野蠻人口中聽到的話」

「嘁」    

最終還是互相拌著嘴並排一道回家。

兩人在岔路口分了手。

——end.thx.

有點莫名其妙的不知所云。抱歉。

评论(2)
热度(6)

© 鳴海蒼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