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总怀诗情与意。

鳴海蒼石

[葉藍]Miss/思念

想不出名字/再見。
被點梗(男子寢室) 證明我沒死(嚴肅)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學院制度很嚴,寢室熄燈也早。十點二十五分熄燈,直到十點三十分查房結束。佩戴無框眼鏡的男生關上最後一扇門,收起記錄本轉身消失在樓梯拐角。漆黑一片的樓道,黑暗的整棟宿舍樓沒入夜色中。

所有人都沉入甘美夢鄉。

美夢一直延續到第二天清晨,在太陽公公的注注視下,他們不得不迎接新一天……。

嗯?好像哪裏不對?晚上的時間呢?

都在睡覺啊。

別騙人!怎麽可能,CG回收圖還沒拿到怎麽就結束啦!(╯°Д°)╯︵┴┴

好啦好啦,把時間還給你們(貼著創口貼抹淚。

讓我們把時間倒回晚上十點半。

跟隨我悄悄地沿著管道爬上五樓,翻進一個窗口。

查房方才結束,失去光線的房間瞬間沉入黑暗之中。瞇了會兒眼稍等片刻,瞳孔逐漸適應了黑暗,坐在床上的人將視線投向窗口,朦朧月光由此射入屋內,並不清晰的將窗前桌椅拉長了斜影。掛在窗邊的窗簾伴隨清風緩緩飄動,純白的布簾映襯月牙色的月光,彷彿光子盪漾滿屋,如夢如幻。即使一個人也絲毫不影響文藝的裝b範兒。

直到窗口吹來的風兒驚醒了沉浸自我的人。深秋的風已捎帶起冬日的寒,夜間的溫度也不容小覷,吹上一陣還是讓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。

為身體著想,咱還是不裝b了。藉著窗口射入的零星光芒摸到了桌旁,拉開窗簾關上玻璃窗。

然後時間定格在那個瞬間。

一隻手掌貼上了玻璃,接著一個黑黑的身影出現在窗外。他大叫一聲,感到渾身血液再次凝滯,面容瞬間慘白。一瞬間里他往日的回憶如走馬燈般湧現在眼前,他的最愛的父母,敬愛的導師,親愛的同學,還有他……。緊緊地閉上雙眼不敢直視窗外那張臉,那該有多恐怖。搜刮完畢腦內存儲的靈異電影,不由地顫抖了起來,我靠他該不會是帶著血的吧……。

“哎哎,看到了就趕緊的把窗打開啊。”

“啊?”

“外面很冷的,我生病了小藍你照顧我啊?”

語尾處戲謔地上揚,於此相匹的促狹表情閉著眼也能想得到。沉默五秒,屋內少年終於一把拉開窗咬著牙把外面掛著的人拽進屋子。

“我靠!又是你!”

本以為今天不會相見,畢竟也一個多星期沒有說過幾句話。對方忙於校內工作也並非不知,只是私下時偶爾內心黯然,感嘆彼此跨不過的差距。

“上次你趁機埋伏在我寢室里,上上次藉著躲避宿管的名義藏進來,上上上次……今天又爬窗,大神你這是不嚇死我不罷休嗎?!”

鬆開他的手,藍河搓了搓微涼的指尖。他到底在外面待了多久,才握了一下手就發覺凍得冰涼。轉身關窗時忍不住向外張望了一眼。這裏是四樓,雖說樓層不高,攀爬難度卻一點也不小,從這裏摔下去可比高層更慘,搞不好就高位截癱還死不了……到時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地度過餘生也太悽慘了。搖了搖頭將這些念頭甩出腦外,藍河對看向對方蹙起眉梢。這家夥是怎麼爬進來的?

“這麽危險的事情……請葉神你以後別做了行不?”

神色無奈只能勸解幾句,聽得進不進去又是一回事兒了。無可奈何搖了搖頭,黑暗中被冰涼的手悄悄握住,抬起頭只有他的雙眸發亮。黑眸深邃如墨映澈零星光芒,仿若無敵黑洞將人魂魄也吸入。耳邊傳來輕聲話語。

“我想你了。”

一句話貼燙了心扉叫人暖烘烘的。

或許他真的有什麽魔力也說不定。即使手是冰冷的,撞擊到血液里卻沸騰了熱度,暗中悄悄紅了臉,面上溫度頗高。暈暈乎乎的。

“你想我嗎?”

沉寂中的呼吸聲與心跳聲,彼此聽的一清二楚,連稍稍加快的速度也分辨而出。藍河張了張口又欲言還休,朝面前點了點頭后才想起來對方是看不見的。或許是因為害怕他等待的時間太長,匆匆忙忙開口也語不成調。

“我……”

想你。

剎那間唇上覆上了兩片薄唇堵住了接下來的話語,臉側處被指腹摩挲,鼻間傳來因常年夾煙而殘留於指間的淡淡煙味,黑夜中他的低斂了眼睫目光沉靜而平和猶如黑夜點綴了繁星,連腰身也被緊緊束縛,有些透不過氣來。雙唇相觸后隨即離開,並未過分深入。

“因為想你,所以我來了。”

翻轉腰身將人帶上床,踢掉鞋子倆人滾作一團。分隔的時間不算長卻也不短,無形中積聚的思念此刻噴薄而出。被摟緊了整個攏在懷裡,藍河埋在他胸前還能隱約嗅聞到煙味,只能悶聲裝鴕鳥。

“葉神,以後少點抽煙對身體不好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答應我前面的事情,以後別爬窗了。很危險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我猜你一個人又沒好好吃午飯,總吃泡麪是不行的。別怕麻煩,多去食堂吃飯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前面你問我的答案我現在回答你?”

“好。”

“我也很想你。”

聲音細若蚊聲,不知道聽見沒有。

“小藍啊,你也答應我個事兒吧?”

“啊,好……”

“以後別總葉神葉神的喚著了,叫我修?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別擺出嫌棄臉啊,別以為看不到你表情?”

“葉修……”

“一個字兒試試看唄?”

“……葉不修。”

“說好的一個字兒呢?不乖啊”

“…………噗嗤。”

“呵呵,還是你想換種叫法。哥改變主意了。”

葉修附上他耳邊呼著熱氣說了幾個字。藍河縮了縮脖子,隨即愣住,然後漲紅了臉。

“我靠!葉不修你個不要臉!我死也不會說的!!!”

“死了多可惜啊,哥能讓你欲仙欲死。”說罷還在人腰上順勢摸了一把。

“你……!簡直流氓!不要臉!!!”快變成小番茄的臉。

“翻來覆去罵也就那幾個詞兒,聽著都膩了。時間還早著,咱們乾脆做點讓人發出擬聲詞的事兒唄?”

“不用了!你還是快走吧!我這廟小供不下你這尊大神……唔我靠你嗚嗚唔……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

男子喉間滾落愉悅笑聲手下不停動作。

綺麗之夜方纔拉開帷幕。

(叮咚——。繫統提示:恭喜您回收葉藍床上CG圖。)




——————end.thx.

(。寫完就不敢看繫列。第一次葉藍在此獻上!(跪)

评论(6)
热度(16)

© 鳴海蒼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