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总怀诗情与意。

鳴海蒼石

[周翔]他們的情事

槍王大大生日倒計時。
幾個關鍵詞小短篇。※擦邊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※出浴

孫翔從浴室裏出來的時候腿還有點軟,翹亂的髮稍不住地滾落水珠。搭在肩上的毛巾抹了把臉,小獸般的瞳孔半眯,仿若在深夜中搜尋獵物的銳利。

「奇怪……怎麼把燈關了。」

隻身套了T-shit和內褲,還是周澤楷的,松松垮垮裸露了不少肌膚。裸露的在微涼的空氣里失掉不少溫度,繃緊了肌肉赤足向床邊走去。雖然沒看見對方,卻也不擔心。依他對周澤楷的瞭解,還不會吃完就跑。

即使一下坐入柔軟床墊上,股間仍傳來一陣鈍痛。孫翔皺了皺眉側身調整坐姿,防止壓迫到那處令人難以啟齒的部位。腦中浮現起浴室裏的情形。

單手扶牆,將腰肢向後翹起,強忍下巨大羞恥親手將對方射/入的東西排出體外,熏成粉色的肌膚,門隙間傳出忍隱的呻吟。等會兒出去絕對得好好和他打一架!清理完畢後,面帶潮紅的孫翔邊穿著周澤楷的衣服,從鼻間擠出一聲冷哼。

孫翔憤憤將頭埋進被中,滿是周澤楷的味道。面上卻齜牙咧嘴著一副嫌棄表情。心中竄出一個小小的聲音說道,被他的味道所包圍,感覺還不賴。




※comdon 避/孕/套

孫翔和周澤楷交往不久後第一次留宿。倆人一同去便利店買了留宿用品,牙刷,毛巾,內褲……。走到櫃檯前,周澤楷側著頭對著左下方的貨架眨了眨眼,然後抽出一隻盒子扔上了櫃檯。

孫翔正從一旁的貨架前站起身,手裡夾著幾包橡皮糖和珍寶珠。周澤楷行雲流水般的動作被他收入眼底,而後他的視線落入桌上那盒……。

沉默半響後,噌的一聲孫翔的臉都紅成番茄。捏緊了手中的包裝袋心中大喊了一聲靠!在某些時刻,孫翔不得不佩服周澤楷,也一並懷疑著那張俊臉到底有多厚。

收銀小姐看了看眼前這位甩上避/孕/套的帥氣小哥,不忘發揮一下敬業精神,推薦起同品牌的情/趣小玩具。

「這個現在很熱銷的哦,可以給戀人一個驚喜呢」

正牌戀人就站在一旁,孫翔看著盒子裏的棒狀物體只覺得有驚無喜。順便向對方投去一個“周澤楷你要是敢買我和你沒完”的眼神。

不知道周澤楷有沒有收到信號,他用指尖摩挲著盒子邊緣,似乎是很認真的看了看,然後抬起頭。

「抱歉……」

孫翔松了口氣。

「我們已經有了。」

……孫翔只想打死他。

「一起結賬。」

收銀小姐好像明白了什麼。




※室內籃球

隊內籃球賽結束,館內人散離去。孫翔整個人坐到了地上,背心濕透,前額散亂著劉海。相比之下,周澤楷雖然略有小喘,卻走到場邊拿回了水和毛巾。孫翔接過水瓶咕咚咕咚喝下半瓶,然後舉起瓶子把剩下的水如數澆到了自己身上。

「哈……爽。」

孫翔抬起腦袋,被打濕的頭髮貼在臉側,水珠順著顎骨流到下巴,衣服也濕透了。隨手把空瓶子擰成麻花狀。周澤楷將毛巾蓋到他頭上用力搓揉。

「啊啊周澤楷,你輕點!」

似乎被對方粗暴動作也是嚇了一跳,孫翔按住頭上肆虐的手,抬起頭看向罪魁禍首皺起眉。然後愣住。

「周,周澤楷……?」

低斂著睫羽在眼下投起一片陰影,泛紅的臉不知因劇烈運動亦或情動,微張了口做出幾個口型卻未作聲,雙眸滿含水汽而朦朧不清。孫翔打了個冷顫,這副表情,他想起來周澤楷在撲倒他前一刻纔會露出。隨後他視線下移。

我,我靠靠靠靠靠靠!周澤楷你/他/媽的怎麼硬了?!

孫翔受到了驚嚇。順著對方炙熱的視線,低下頭看到自己的胸前。被水淋濕的背心緊緊貼上皮膚,胸前兩個小巧的乳/頭也隨之勾勒出輪廓,布料下的身體依稀可見。是堪比半透明的情/趣/服/裝。

然後孫翔交叉著雙手捂住胸前。(哪裏不對。

赤紅著臉朝周澤楷吼去,別看啊!!!!!!

周澤楷嚇的驚醒隨後退了一步,腆著臉低聲說了句對不起。體貼地將自己的外套披到孫翔身上。

孫翔哼哼唧唧的任他拉起來,轉過頭看到他輕輕用唇觸碰著剛纔自己扭成麻花的瓶口。發出更大一聲哼之後,逃似的扭頭用手背遮住紅透了的臉。

周澤楷這個笨蛋……。



※牙病

牙病的徵兆,本人還未發現。直到一個下午,孫翔從冰箱裏拿出雪糕,挖了一大勺塞進嘴裡。然後悲劇來臨。牙齒疼的不行,孫翔扔了雪糕盒子打滾。

第一目擊者是周澤楷。正惦記這冰箱裏的雪糕,等他來到廚房,第一眼看到的是滿地打滾的孫翔,旁邊躺著他那盒融化的雪糕。有點不妙。

孫翔吃壞肚子了?周澤楷蹲下身一把將孫翔抱住,小心詢問。孫翔雙手捂著嘴,用力點了點頭,然後死命的開始搖頭。臉都發白了,周澤楷心疼地擦去他眼角的淚。隨即打開手機給江波濤發了一條短信。

「孫翔,有病。」

如果孫翔看到這條短信,顧不得牙疼也要揍他一頓。收到短信的江波濤微微一怔,孫翔不是一直有病嗎不不不,難得收到小周的短信,他還是很重視的。稍微一解讀他領悟過來,孫翔這是生病了吧?和隊友簡單交代清楚,江波濤起身去找周澤楷和孫翔。

周澤楷鎖上屏幕,低頭看著孫翔憐惜的蹙起眉梢。孫翔也抬頭看著他,眼眶紅紅的帶著濕潤。好像兔子……。周澤楷得出結論。孫翔好可愛。忍不住低頭親了他前額安慰。

江波濤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副光景。

隊長正抱著孫翔倆人一同深情對望,然後隊長飽含柔情地在孫翔額前落下一吻。他是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,打擾到他們了嗎?江波濤想起來此目的,握成拳頭放在嘴前輕咳一聲。

倆人朝門口看去。孫翔從周澤楷懷裡掙扎著坐了起來。三言兩語加手勢比劃,江波濤不費吹灰之力從周澤楷那兒瞭解實情。他看著孫翔仔細思索片刻后開口,孫翔可能牙病了。

「小周別著急,牙病而已。我給隊裏醫生打個電話,約好幫小孫看看。」

江波濤安撫完周澤楷轉身安撫孫翔。他突然有種照顧自家孩子的感覺。

出了門朝倆人揮了揮手,江波濤表示讓孫翔稍安勿躁,這幾天暫時別吃辛辣甜冷。等醫生來了好好聽話。被牙痛折磨到不行的孫翔也是一個勁點頭。一副配合至極的模樣。

大概是被牙痛折磨到不行。周澤楷回房時瞄見床上那一團,孫翔卷著被子像個巨大的包子。周澤楷愣了愣,噗的笑出一聲。一米八五的大男人躲在被窩裏,不免有些令人發笑。

周澤楷噤聲走到床前,看著那隻包子不知如何開口。孫翔察覺到床沿凹陷一塊,卷著被子朝後挪了挪。然後他的被子被掀開來,下一秒瞧見一張放大了的俊臉。

任誰遭痛良久也會心情愉悅,何況孫翔。啪的一手蓋住那張臉推開,孫翔一臉不悅,半邊臉腫起微微泛紅。勉強開口吐字卻也含糊不清。


「周折開,離窩遠點……」

(周澤楷,離我遠點)


被孫翔一手差點按塌了鼻梁,周澤楷握住他手腕按上床鋪,俯身親上了孫翔。

兩片微涼的薄唇貼上微腫的唇,舌尖小心沿著唇隙翹入其中,遊走齒間攛掇了對方舌頭的主動權。因發炎而高熱的口腔中,周澤楷低垂了睫毛小心避過發炎處,背後那隻敲打的拳頭也軟下勁兒,緊緊揪住了衣服。比疼痛更為羞恥的情緒躥上心頭,意識逐漸模糊。孫翔快斷氣時才放過他。

孫翔猛地推開周澤楷的胸膛,抬起手背狠狠擦唇。掛著水珠的睫毛顫抖,瞪了周澤楷一眼。真不要臉!在心裡暗自咒駡了幾句,覺得不解氣,拽著周澤楷手臂拉過來,低下頭用力咬下去。周澤楷悶哼一聲,抬手想抓住他頭髮又怕傷到,在心裡擔心他的牙疼不疼。

孫翔滿意的松開口,被對方一手揉亂了毛。抬起下巴昂了昂頭,一臉挑釁眸裏承載著明亮光芒。周澤楷一時忍不住,被他傲氣模樣一時擊中心中柔軟,笑意由唇邊漾起。

孫翔看著他一手撫上手臂,遮掩著淺淺齒痕,邊莫名其妙的傻笑著。周澤楷沒病吧?沒聽過牙痛會傳染的,要傳染也是他掐著我接,接吻才!這並不能怪我……。心下稍安,瞄見對方無止境的笑容又有些火大。

「周澤楷!」

咬著牙叫了一聲又有些氣短。

「嗯?」

對方漾著水光的黑眸看過來,猶如黑夜鑲滿群星,整個星繫蘊藏其中,萬丈光芒。叫人無法移目。他覆過身來,輕輕壓在他身上,溫熱呼吸噴灑頸間,溫暖的身軀擁抱令人安心。


孫翔閉上眼,牙似乎也不那麽疼了。







——end.thx.




(/ω\)一如既往周翔的愛,文筆拙劣看的開心就好!

评论(7)
热度(99)

© 鳴海蒼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