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总怀诗情与意。

鳴海蒼石

[小十政]

莫名其妙的腦洞。短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此間夜裡,青年半倚紙窗和服半敞,手執瓷白小碟中漾著水光,仰頭一飲而盡。

正月懸空,無雲遮攔。院落里的櫻花盛開季節,飄零散落,一地餘香未散。忽又從空中曲折飄落的花瓣掉入他的酒碗,淺粉色的小舟晃悠前行。他彎唇一笑,細細灌入嘴中,彷彿連酒也沾染馥郁花香。

土地遼闊,屋舍儼然。有什麽東西在這片廣闊天地中黯然萌發,破土而出。各處野獸競相出沒。

時代會變革,戰場無止無終。

這是他存在的意義之一。


「小十郎……」


清醇中繾綣慵懶的沙啞嗓音喚出他身後人名。


「在。」


跪坐右後方的龍之目微一頷首,雙眸盛滿他君主模樣。目光澄澈而堅定。他掂了掂手中酒瓶份量,躊躇措辭后開口。


「政宗大人,今天不能再喝了。」


「HA?」


聞言的青年不滿的將空碗一拋,嘟起嘴的模樣極似頑童。瞇起獨眼,金瞳在黑夜中熠熠生輝。他舔了舔指尖沾染的酒液而未盡興。視線忽又掃向男人手中的酒瓶,唇邊邪肆笑開。

下一秒,整個人撲了上去。

猝不及防被撲倒的人滿面狼狽,下意識攬住他的腰撞入懷裡,沒護住的酒瓶也傾斜灑出,胸前一片衣襟盡濕。皺了皺眉梢心下苦惱,抬起頭,青年因動作幅度過大扯開了衣裳,大片肌膚裸露眼前,叫人不知看何處較好。

片倉還未調整心緒,胸前一顆毛絨腦袋就湊了上來。伊達跨坐在他胯間,俯身舔舐著他胸前濕掉的衣料。誰的腦中轟的一聲——。


「小十郎,浪費是不好的哦。」


彷彿是惡作劇得逞般,伊達抬起頭舔了舔嘴角,隨後肆意的笑起來。


「Oh,味道還不錯。你也要來口嗎?」


眼角都笑出了淚花。片倉有時卻拿他沒辦法,只得黑了一張臉,不能開口責備。片倉很生氣,後果很嚴重。然後他突然想到了一招妙計。

扣住身上人的腰際,順勢一翻將對方壓在身下。片倉低下頭,覆上了那張薄唇,啃咬了起來。舌尖因酒精微微麻痺,不甚溫柔的親吻翻攪的翻天覆地,隱約腦中也一片渾沌。口角處流下一絲溢出的津.液。倆人氣喘吁吁的鬆開彼此。

伊達抬起手背擦著嘴邊,神色略顯狼狽。神色不滿地看著小十郎。

風水輪流轉,很好。片倉想。


「小十郎太犯規了!」


憤憤抱怨著對方的惡行,伊達再次湊了上去。


「這次來堂堂正正的決勝負吧!!」





——end.thx.


小十政還能再戰十年也不會膩!!!!!
喜歡很久了第一次寫腦洞。(/ω\)開心開心開心。




评论(3)
热度(15)

© 鳴海蒼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