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总怀诗情与意。

鳴海蒼石

[周翔]他們的情事0.1

輕松短篇關鍵詞。※對話多慎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只有兩篇)


※廣告拍攝

孫翔看著周澤楷站在編舞師旁,學習一小段舞蹈,上手極快。幾個來回便跳的像模像樣。

看著他一個扭胯挺腰,動作流暢腰身性感。覆上薄汗的額前打濕了劉海。孫翔暗道一聲“真騷包”,隨即轉身灌下礦泉水。

近期接到的廣告,幾處鏡頭要求切入舞蹈。對於毫無舞蹈功底的二人而言,無疑是一項挑戰。好在編舞師自有方法,改進動作不忘保留原有風韻。學起來並不太難。

孫翔學的很認真。老師很有耐心,不斷提醒與姿位偏差。

「這樣,手肘放低些。腰側再轉過來……」

嫌話語不能即刻傳達訊息,老師直接上前攬上他的腰,將上身朝一側轉去。

孫翔猛然覺得後腦勺有些涼,低頭忍不住打了個噴嚏,剛擺好的姿勢毀於一旦。

「沒事吧?」老師有些擔心。

「嗯……沒。」孫翔揉了揉鼻尖有些奇怪。

「要不要先休息一會兒?」

「沒事不用了,繼續吧。」

「好。在這段動作的時加入感情會更好,閉上眼想象你喜歡的人,或者你和他做過溫情的事。」

「……」

喜歡。周澤楷算嗎?溫情的事。倆人深夜裏偷摸出帳號卡,溜到訓練室一起pk?


我做過最浪漫的事,就是陪你pk到深夜。(打住)


孫翔扭頭對上周澤楷的視線,隱於劉海後方的雙眸黝黑,目光似劍般穿過半個場地,直達眼底。孫翔被盯得抖了抖肩膀。幹嘛這麽看我?吃錯藥了吧。


「小周?」

「啊,嗯。」

「想什麽呢?剛纔說的要點還記住了嗎?」

「嗯。」

「……呃,好吧。那麽再來一次?」

「好。」


周澤楷收回視線,低下頭任由碎發遮掩臉龐,一時看不清他的表情。踏出一步,接連躍出了舞點配合轉圈,閉上眼滿是他的面容。奪目髮色,清湛雙眸。


真的是,很喜歡啊……








※洗碗大戰

入冬後S市氣溫直線走低,連帶水管里的水一併降到冰點,擰開水龍頭嘩嘩的水,濺出的水珠都凝聚著寒氣。不想碰水呢,也不想動。

那麽,誰去洗碗呢?

哪怕是從窩著的沙發走到桌前,端起碗去廚房,拿抹布回來擦乾凈。即使是幾個簡單的動作也不願意去行動。氣溫使人變懶。兩隻窩在沙發里的傢伙恰好證明。

距離吃完飯點後已1小時。

「餵,周澤楷,是不是該……」

「啊……看!」

孫翔順著周澤楷的指向望向屏幕,電視上正播放的綜藝節目,主持人風趣幽默的笑話一下奪走了他的注意力。

「我靠哈哈哈哈,他怎麽這麽逗啊!二死了!!」

……

「哈哈哈哈,笑死我了。這家夥的智商還好嗎?!」

……

「嗚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嗝」

……

結果笑得打起了嗝。

廣告插播時間,孫翔已經笑趴在周澤楷的腿上。周澤楷一手輕拍著他的背順氣,孫翔緩回勁兒來,意識方纔回籠。

「周澤楷,你是不是故意的。」

「嗯?」

「岔開我話題!我前面想說什麽來著?」

「不知道……」

「我靠你……算了我先想想啊。」

五分鐘後。

「想好了?」

「快了快了,催什麼。」

……

待視線一掃而過桌上的碗筷。孫翔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,揪住了周澤楷的衣領。

「對對對。我說洗碗呢!」

周澤楷聽聞從善如流地朝後挪了挪。

「嗯,你忙……。」

「……#,你去洗。」

「……不」

「你說什麽?聲音太小沒聽清。」

「不要。」

「周澤楷你膽子見長啊,都耍起大牌來了。不就洗個碗嗎這麽倔幹嘛。」

「我沒……。」

「哼。那猜拳。三局兩勝,一決勝負!」

「好。」

……

好,現在是孫翔選手和周澤楷選手。這兩位實力相當的選手會摩擦出怎樣的火花呢!讓我們拭目以待!

孫翔選手當機立斷喊起了剪刀石頭布。看來他很懂啊,喊口號的那方起到微妙的控場技巧。只要拖長音還能擾亂對手從而讓對方誤判快慢!

哦哦哦!第一局孫翔贏了。不愧是孫翔,喊了口號就是不一樣。

那麽第二局呢……誒等等我還沒說一二三怎麼就……噢,很遺憾周澤楷贏了。沒關係我們還有第三局!一決勝負的時刻到臨了!

天啊!!!簡直讓人不敢置信!!!

孫翔選手出局了!!!!

真是太(xi)遺(wen)憾(le)了(jian)。

……


「加油。」周澤楷靠著沙發坐姿好整以暇。

孫翔怎麽看周澤楷都在幸災樂禍。對此他嗤之以鼻。還給自己加油呢,我看倒是一副居心叵測嘴臉。

不就是運氣不好了點嗎。氣死人了!

孫翔怒從中來,彎腰揪住他的衣領埋頭就這麽撞了上去。疼……。剎那后唇齒間泛起了血腥味充斥口腔,估計是隔著嘴唇撞破了。疼死他了!卻又不甘作下風,張口咬住對方的薄唇啃咬了一會兒。片刻後,僵直狀態的周澤楷原地復活,慢慢將舌尖貼上孫翔唇上,掃過受傷處嚐到一絲腥甜。

「呵呵。」

孫翔抬起手背抹了抹嘴唇,嘶的倒抽了口氣。彎起嘴角嘲諷意味地呵了幾聲。舉高臨下的俯視對方,心裡舒服多了。

「周澤楷,你輸了。」

「嗯。」

並未否認,周澤楷指緣描繪著唇形看向他,表情朦朧似乎在回味什麼。然後他站起身來,走過孫翔時低語一句。

「你也沒贏。」










——end.thx.






分開寫不能成為糟糕的理由,質量不高對話湊字數。腦洞代開發,最近期中考啦。雖然我一直很懶的:P。求基友勾搭!!(躺平。)

评论(5)
热度(22)

© 鳴海蒼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