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总怀诗情与意。

鳴海蒼石

[刀劍亂舞] 燭 火 (上)

※審神者捏造。

※輕微主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若要描述燭火的顏色,我大抵是需要思索片刻,如何將那抹豔麗用言語刻畫。

外焰飄著幽藍舔舐著細細的黑煙,漸變至紫的中焰則連接著內焰與外焰,內焰是溫度最低的橘黃色。

圓融融的燭心,彷彿能熔化世間萬物。


長谷部述畢公事後俯身鞠躬,道完晚安,替我拉上紙門便離開了。

不知不覺中,來到本丸已有幾個月了。短刀與打刀基本歸來,其他刀種的召回也在緩慢進行中。對此我並不急躁,畢竟萬事不能強求。光是準備刀裝就消耗了不少資源,這也是我不善製作刀裝的緣故。脫下外褂,將其疊好後放在枕邊,今日也早早入睡了。



熾熱⋯⋯。

火光沖天,黑煙裊然升起,燃燒後滿天飛舞的灰燼迷人眼目。

一片殘垣斷壁中,身著燕尾服的男人靜立於火光中,融為一體。

我赤足走向他,腳底被滾燙的地面烤的發疼。待張口間卻啞然不能發聲。

他轉過身來,用琥珀鎏金的眸望向我。這時我才發現,他被劉海所遮住的右眼留有傷痕。

我幾乎被炙烤的難以呼吸,看著他厚重的衣物想說些什麼。

他忽然彎起唇朝我笑了笑。啟唇無聲地作出口型。

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。」

我沒有聽清,他卻連同那滿天火光一併消失了。




「主、主…⋯⋯」

略顯焦急的聲音喚醒了我。

睜開雙眼,長谷部皺緊的眉梢松缓下来,他輕咳幾聲換回平穩聲調。

「主君似乎被夢魘所擾,有所擔心便來喚醒。越距之處請責罰」

看他一臉恭敬模樣我忍不住輕笑出聲,在他迷茫的眼神中擺了擺手示意無事。

長谷部退下後,我已記不清夢中之事。無暇細細回憶,也得起身洗漱,本丸的事務還等待處理。

「一部隊前去出陣,二部隊短時遠征。在此之前,閒置的刀劍們,內番的安排表已經貼好了。在走廊的告示牌上」

一陣手忙腳亂後,廊上急促的腳步聲也逐漸消失了。整齊響亮的「我出陣了」之後,本丸也歸於平靜。

長谷部出陣半日,身邊沒了近侍總覺得空空蕩蕩。在本丸的建築內繞了幾圈,蹲下身與庭園裏走丟的小白虎玩鬧一番,然後物歸原主。摸了摸五虎退鬆軟的頭髮,他害羞的漲紅了臉,樣子卻像是十分高興。

刀未齊全,本丸裏顯得十分冷清。歌仙在廚房裏準備食材,我也順道悄悄拿走了一個飯糰。留在本丸的短刀較多,坐在廊前不久便被他們顯露的大腿閃晃了眼,只得移開視線假裝四處看風景。

美好的光陰總是短暫的,清閒的一日不久也耗盡了。歸來的長谷部一如既往,畢恭畢敬地向我匯報戰績。為了犒勞長谷部的辛勤工作,我將親手捏好的飯糰送給了他(那是偷食被歌仙發現後,捏了十個飯糰償還的結果之一)。長谷部好像很高興,雖然極力忍耐著情緒,但櫻吹雪一路鋪到了走廊盡頭。

真是好懂啊。我笑了笑,瞇起眼眸將燈芯撥亮些,側身躺入被中。




-TBC-


_(:з」∠)_

评论
热度(8)

© 鳴海蒼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