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总怀诗情与意。

鳴海蒼石

[一カラ]討厭時效。

※一カラ。

※言語污辱。

※OOC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討厭他是習以為常,最討厭的時候不過只有三次。

第一次的時候是幼稚園。

懷裏的貓咪跳到了高處的樹枝上,又因為恐高而不敢下來,此時正緊緊抱著樹枝咪嗚咪嗚地叫喚著。正當我的臉色因苦惱而變得更加難看時,身後傳來了噁心的聲音。

“哦?我可愛的弟弟在幹嘛,原來是小貓咪——。這種程度的解救,對於カラ松我而言簡直輕而易舉啊!”

狂妄的傢伙就應該收到教訓,自作主張的模樣真是討厭啊。如此腹誹著,然後抬頭看向了努力往上爬的カラ松。

這家夥,腦子是不是有問題?

明明雙腿已經在顫抖了,還一副勢在必得的表情。逞強是會付出代價的。

在我暗忖後的一秒,カラ松連人帶貓一起摔下來了。蠢貨。在心底暗暗痛罵了一聲。

“哈哈哈,只要小貓咪沒事的話…”

“蠢貨。”

實在不想理會他,我撿起瑟瑟發抖的貓咪獨自離開了。


第二次是國中。

話劇社匯演的前一天,非要拉著我去看他排演。“其它兄弟都有事啊,十四忙著棒球,totti又和女孩子約會,輕松去看演唱會了,おそ松也不知道去哪了……能找到的只有一松了啊”根本不給我拒絕的餘地,硬生生被拽到了觀眾席上。啊啊,這種垃圾有什麽好看的。

莫名其妙地等了半個小時。

“我才是腦子有病的那個吧”

在拎包離去的一瞬間,舞台上的燈光驟然一亮。中央坐著的和服女子,頭頂插滿了華美的髮飾,衣衫半滑至肩膀,露出悽苦動人的神色。

是カラ那家夥……

又要搞什麼鬼?

“       ”

他抬頭看向我,視線交匯。滿懷怨恨與不甘的神色,從那張塗了口紅而艷麗萬分的薄唇中緩緩吐出。明知只是台詞,愣了愣後我還是拎起了書包。

這種垃圾,誰愛看誰看去吧。

第三次是現在。

在我不斷頂弄下而像個女人似的不斷哭泣的垃圾。

在我身下翹起臀部,自己還主動湊上前來的垃圾。

因為我故意不去扌喿弄他每文感處,得不到滿足而滿面潮紅,一副渴求模樣的垃圾。

我將口罩往下拉了拉,握著他的手臂从后將他拉起身,湊近他的耳邊用唾液攪弄著他的耳朵,然後故意從鼻間發出不屑的哼笑聲。

“怎麽樣,被親弟弟扌喿到射出來的感覺?カラ松真是人渣兄啊”

故意著說出侮辱性的言語,這家夥的反應又如何呢?

在我身下像小貓般瑟瑟發抖的樣子,大腿內側佈滿了色忄青的吻痕,衣衫半滑落后,圓潤的肩頭上留著我的齒痕,大大小小的青紫色塊,從脖頸處直至腫脹的孚乚尖。全部,都是我的傑作。

“啊……嗚,對不起。一松……對不起,有我這樣的人渣哥哥。”

不斷哭泣著的カラ到底有沒有真正意識到這一點呢?對我而言已經不重要了。像是聽到了滿意的答案一般,松了口氣。接下來也滿足滿足這家夥好了。

人渣,大家都是吧?

明明都是人渣,你卻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。

如果這樣做,能與你更近。



啊啊,果然真是討厭死垃圾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啊啊,我他媽真是喜歡死你了。





—END—

一松角度,肆意妄為地進行了揣測描寫。(躺平任打

好想更多更多的欺負カラ,太可愛了。想試試各種各樣的梗,當然只想寫肉(不是)

色松太喜歡了。希望能有沼友找我玩嗚嗚嗚(›´ω`‹ )

评论(26)
热度(171)

© 鳴海蒼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