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总怀诗情与意。

鳴海蒼石

[一カラ]鏡與唇膏。

※一カラ。

※OOC。

※腦洞的自我滿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六子還在唸書時的事情。

作為松野家的次子,カラ松不知何時有了「自戀癖」的毛病。一松是這麽稱呼的。

每天早晨對著鏡子照個不停,嚴重影響了兄弟們洗漱的時間。被大家抱怨了一通後,カラ松開始用起了手鏡。

只要看到他在照鏡子,一松的心底便無由來地騰盛起一股煩躁。

這家夥是女人嗎?

想起昨天晚上在家中,只剩他和カラ松時。

“餵,一松……”カラ松突然叫住了在角落裏和貓咪玩耍的一松。

當對方的視線冷冷地掃射過來時,カラ松縮了縮肩膀,語氣也開始吞吞吐吐。

“你知道,我的……鏡子,是怎麽回事嗎?”

邊悄悄觀察著自己的表情,邊壓抑著內心的憤怒。這樣的カラ松真是有趣。

“東西都保管不好,你是垃圾嗎?”

“唔……”

這下子被徹底激怒了吧。馬上就會衝上來狠狠揪住自己的衣領,然後朝自己揮著拳頭,露出憤怒而扭曲的面容。一松彎起指尖,搔弄著貓咪的下巴,嘴邊緩緩浮起愉悅的笑容。

“算了,反正我還有。”

カラ松沒鬱悶一會兒,又從懷裏掏出了新的鏡子來,對著它照個不停。

“……”

“咪嗚!!!”

角落裏的貓咪突然叫喚了起來,一松和カラ松都被嚇了一跳。不小心弄痛了貓咪,一松收回手溫柔地撫摸著它的腦袋。

“小貓咪,沒事吧?”カラ松朝這邊瞧來。

“不用你管。”一松惡狠狠地瞪了回去。

照你的鏡子吧,垃圾。

在心底咒駡著カラ松的一松,表情陰鬱。カラ松半張著口想要說些什麽,最終也訕訕地收回視線。室內兩人一時無言,各懷心事。


體育課前的男子更衣室。

一松與カラ松的儲物櫃恰巧緊挨在一起。一松用餘光瞥見カラ松十分小心地將鏡子也放了進去,然後カラ松脫起了衣服。

六子中,カラ松的身材是最好的。小腹處沒有任何贅肉,腹肌的形狀也十分完美,胯部的人魚線一直延伸到鬆緊褲的下方。

一松不由得滾動了喉結。

“啊,嘶……”

カラ松突然捂住了嘴唇,低聲痛呼了一下。一松看見他的嘴唇上滲出一絲血跡。

“天氣變幹了,不注意的話嘴唇也會裂開啊”カラ松苦笑,伸出舌尖將唇邊的血絲舔去。

“一松,你的潤唇膏能不能借我用下?”

カラ松有些猶豫地看著他。

“嗯。”

聽到了一松的應允,カラ松的眼眸隨之一亮。

接著一松從口袋裏掏出了潤唇膏,往自己的唇上抹上厚厚的一層。カラ松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。一松果然在耍自己嗎???

下一秒,一松伸手按過了カラ松的腦袋,湊上前將唇瓣貼在了一起。

“唔唔唔……??!”

片刻後一松才離開,回味般地舔了下自己的唇后,他又恢復了那副表情。

“塗好了。”

“誒,誒……謝謝……??”

一松用力地關上了儲物櫃,發出了巨大聲響,爾後一人走出了更衣室。

カラ松仍然站在原地,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樣,抬手覆上唇前。

這是新的惡作劇嗎?

好傷心,這可是我的初吻。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沒想到一松喜歡草莓味的。







—END—

∠( ᐛ 」∠)_

一松的草莓味唇膏是個人趣味。如果感覺不符,也請,打的輕一點……

然後我發現我,色松好高產啊啊啊(雖然不好吃)カラ松可愛的死去活來!!

感覺一松走出更衣室後會跪地高舉雙臂,無聲吶喊!wwwwww

色松的各位沼友。請多指教。(土下座

评论(11)
热度(79)

© 鳴海蒼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