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总怀诗情与意。

鳴海蒼石

※壓切燭/へし燭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長谷部醒來時,床頭那隻焚了一半的香菸已經燃盡了。


為了盡量不驚動到枕著自己手臂熟睡的戀人,他伸出另一隻手摁亮了手機屏幕。睡眠還沒到兩個小時。


那上一半的香菸,兩小時前被他親手點燃。在與戀人分別一個月之久後,一場乾柴烈火的甘霖在所難免。回憶至此,他微微彎起嘴角。


時間推往八小時前,難得早退的光忠將文件匆匆塞入包中。


七小時前,光忠開著車一路飆速回家。


六小時前,光忠在門口停住了腳步,就著手機的內置鏡頭整理了頭髮。


打開門後,手腕被順勢拉過,隨即被壓在門板上動彈不得。對方因疲憊而皺緊的眉梢下,沉著(yu)望的紫眸在黑暗中熠熠生輝。


許久未做,乾澀的後(xue)哪怕擠了潤滑液後仍十分狹隘,前端被卡在(xue)口處進退兩難,兩人都粗喘著疊靠在門上。


五小時前,酣暢淋漓的情事已經是第二輪,兩人由玄關處滾進了客廳。


四小時前,中場休息,光忠咬著戀人的喉結翻身騎上。


三小時前,對方將自己的西裝披上光忠肩頭,光忠微微一愣,隨即從衣中摸出一盒香菸,半夾著香菸點燃,就著騎乘姿張開大腿,修長的腿型跪坐在床上,顯露出流暢有力的肌肉線條。孚乚首在西裝外套下若隱若現,光忠單手撐起腰身又坐下,熾熱摩擦著濡濕邊口吞嚥出(yin)靡聲響。


光忠伸手撩開額前劉海,咬著煙嘴留下一圈齒痕,然後伸手揪過身下人的衣領湊近,在呼出的煙幕中交換了一個苦澀而甘甜的吻。


兩小時前,地上散落著衣物,沾了未乾涸液體的床單被揉成一團,扔在床腳。床上被下,兩雙腿從中露出。光忠枕著戀人的手臂沈沈睡去。


夜的濃色隨清晨漸漸淡去,淺灰色的光從窗簾隙間悄然鑽入房中,將臉龐上也籠上一層柔光。長谷部瞇了瞇眼眸,又俯身吻了吻對方舒展的眉心。伸手撈過被褥將兩人裹緊,難得地又闔上雙眸。


既然明天是週末,偶爾晚點起來也無妨?




—END—



P.S 三月的份,因某原因被和諧。方想起來上來改改字…。

壓切燭| ू*꒦ິ꒳꒦ີ)。oO好吃。

评论(2)
热度(2)

© 鳴海蒼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