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总怀诗情与意。

鳴海蒼石

[尊禮]微熱 02 完


中學周防x工作黨禮司


避雷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「右手」 



周防捉住那隻在他後輩畫著圈的手——指尖曖昧在皮上組織點燃一竄火苗。唯余鏡片後的雙眸格外清湛,卻曲起小腿踡起腳趾摩擦過周防裸露的腰身。 


「你在玩火」 

「哦呀?那又如何」 

捏住了手腕帶著足矣發紅的力道,指尖修剪整齊的手不同於女人般的骨感消瘦,白皙細膩如瓷般的藝術品,足夠引來那些人體標本收藏家們的狂熱。

可以想象他握住自己的感覺。下身一緊。


張口吞下了微涼指尖,牙齒刮過關節,模仿著交媾般吞吐,來不及吞嚥的津液從指縫滑落。 

「洗乾淨」 



周防對上宗像的雙眸,那雙曾是商業場上譽為孤狼般凌厲的雙眸如刃,而今被自己親手蒙上了霧,眼底零星溢光,睫毛沾有濡濕。

他鬆開宗像的手,宛若野獸進食前的挑弄結束,伸出了舌尖抵上下脣,撕裂了傷口回味腥甜余韻。

 
胃間的灼燒感一直蔓延到下腹,口乾舌燥。





 黑暗猶如饕餮吞噬了城市盡頭僅剩的一曦光亮,沿街面一字排開的路燈開始投射出人造白光。 

他在無盡的黑暗中想起墻角的傘,雨水或許已經順著透明的褶皺流下傘尖,在滲入地板間隙多久後才會腐爛。

酒精因子隨著血液熏染了整副軀體,頭腦昏沉,體內的火苗攢動即要突破身體的隔閡燒到外界。全部燃燒殆盡。周防張開五指插入髮隙向後攏去,滾動喉結沙啞了聲線。再次進入。 

「啊……」


宗像看向他露出左耳上的銀釘,折射的光芒刺入眼底。

 一瞬間,時間凝滯。

 粗重的喘息聲仿佛從遠方傳來,唯有胸膛起伏證明存活依據。 

世界盡失色彩。




 雨後黃昏,空氣清新,光亮格外醒目。遠處潔白的燈塔映襯著深藍色的天幕高高聳立,頂端的紅燈閃爍跳動,頻率恰如身後人的心拍,規則地、緩緩地時明時滅。  


 ——end。

最近少摸魚為好(。

评论(3)
热度(12)

© 鳴海蒼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