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少总怀诗情与意。

鳴海蒼石

[韓張]Oracle/神喻


※韓文清(?傭兵?)x張新杰(牧師)
※教堂告解室play
※避雷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們在天上的父 
愿人都尊你的名為聖 
愿你的國降臨 
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 
如同行在天上   



長椅排開一直延伸至盡頭,跳躍的燭光隱隱煽動,襯著牧師的長袍,映紅了周遭眾人的臉。他咬字清晰帶著渾厚韻律,逐字逐句停頓,眾徒跟隨著複述緩緩,不緊不慢。聖言敲擊在教堂巨幕的彩色琉璃,穿透過耳膜滲入心扉,洗滌靈魂。   

倒數第二個告解室,從他的角度看去,縫隙間可隱約看清風景。在燭光映襯下眾人猶如一幅古老的壁畫斑駁落漆,蘸滿顏料的刷子在畫上抹去一筆,終了抹去了一個時代。 

他鬆開長時間扣入木框邊緣的指尖,拎起胸前的銀製十字架,殷紅的脣瓣貼上冷器脣瓣微顫,死死咬住下脣不輕易洩出聲響。 

痛苦與快樂,欲望和罪孽,交織一團亂作腦海。 

沉悶的低喘猶如風雪席捲大地摩擦的呼嘯,哽在喉間一點點的滲漏出,他低垂著眼簾,掛著水珠的睫稍微微顫抖。火熱的脣玫瑰色的舌,捲起了十字架唌在口中,牙關不住的打架。身後人的動作並未停歇。仿佛是即將溺死在這方窒息的密閉空間。 

空氣中泛起野獸的氣息,以木室為中心緩慢散去。 

扣在他腰間的十指愈發用力。 


「夠……了」 

壓制極低的聲音發顫,語尾沙啞摻雜情欲。 


「繼續。」


 身後健壯的男人回應過猛的深頂,炙熱嵌入身體再次擴展開新的深度。不留任何喘息餘地的掠奪。 


他曲起了背似是本能的向前爬去,抵禦背後狂潮席捲入情欲的監牢,原先滑落鼻尖的眼鏡甩落在觸及不到的角落,領口的紅色緞帶被系上柱身底端——那個男人所為。無法傾瀉的快感逐步累計達到巔峰,孔眼滲出的津液濡濕黑袍,暈染為一片暗黑色的水漬。 

他揚起頭脖頸間勾勒出優美曲線,身後人氣息隨之噴灑而上,濕軟的物體舔舐上他裸露的白皙後頸,一路蜿蜓而上咬住人紅透的耳骨。   


A gentle tongue can break a bone. 

柔軟的舌頭,能折斷骨。   



粗糙的舌苔摩擦過敏感耳骨,劃過的區域皆如烈火燎原,他低低地嗚咽出聲,隨即被後方男人摁著肩膀,就著未拔出的姿勢翻轉過身體面向對方。眼角劃過淚痕視線以模糊不清,口中的十字架錚聲落下,狂熱的吻撲面而來。 



眾聲響起。


 「主啊,我們把一切榮耀都歸給你,求主你帶領我們,求主你賜福我們,主你與我們同在……」 

「你加添我們力量給我們看見主你超然的那永恆的旨意在這世界上,乃是用托住萬物的手,托住每一個人……」 

「我們感謝你,我們把榮耀歸給你,願主你施恩賜福。感謝讚美,奉主的聖名,我們為所有兄弟姐妹禱告……」 

「阿門——」 



即使明知這罪孽,即使褻瀆了聖明的旨意,即使萬復不劫墜入那深淵。 

他緊緊攀住男人佈滿傷痕的堅實後背,耳邊是禱詞與對方灼熱的氣息,在空氣中劃開裂痕。 

迷失於彼岸的馥郁,在欲海的流沙裡愈陷愈深。 


「哈……等等……」 

「嗯……」 

「唔嗯……」顫抖的解開柱身上的束縛,極力鎮定。 

悶哼出聲。 

「哈啊……唔……嗯!」細碎的呻吟溢出脣隙,化作白涿濺灑。 

立刻堵上的脣瓣,在耳邊留下些許餘韻,張開作無用的脣形是心底溢出的痕跡。 
無人可知。  


 永無止境的輪迴。鑄就醜惡交織的罪孽。
 孰能救贖,彼此攀爬的蘆杆。 
 浮生若夢。 



  ——end.

评论(15)
热度(81)

© 鳴海蒼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